诱导美容网贷 频繁成立注销 “婧纹美容”吸金花样翻新

发布日期:2021-11-23 20:56   来源:未知   阅读:

  唐山钢坯下跌150钢材价格弱势运行,美容机构不断地成立、注销,最短的时间只有半年,并且在不同地点开设门店,而背后的大股东都是同一个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近日,浙江省宁波市消保委发布首期案例曝光式消费警示,点名“靓馥”“纹研”美容诱导消费者进行美容网贷,让其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

  近日,宁波市消保委接到消费者黄女士投诉,称其2020年10月5日在网上看到“芊馥国际妊娠纹修复中心”广告,广告宣称修复妊娠纹效果俱佳,并提供52元体验券。

  次日,黄女士按照广告指引来到位于宁波市鄞州区中河街道鄞县大道东段南苑环城酒店18楼的“婧纹美容”,服务人员表示可以修复80%,并出示了签约合同,还表示可以代为办理贷款,利息很低。黄女士先刷卡支付了3052元,并将自己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交给服务员操作,下载“即分期超G会员”APP后,按照服务员给予的提示语录制了自愿贷款用于美容消费的视频,并进行了网贷签约。黄女士总共贷了1.88万元,分18个月还,每个月连本带息还款约1330元。

  直至2021年3月,黄女士已还款4期,接受妊娠纹修复4次。但由于每次修复时异常疼痛,相关部位伴有红肿与渗血,不见效果,黄女士提出不再进行修复,要求停止借贷。她原以为事情就此停息,没想到却收到催款信息,要求她尽快还贷,否则将影响到个人征信记录。黄女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无法停止借贷的情况下,向警方和宁波市消保委求助。

  宁波市消保委调查发现,与黄女士签订合同的“婧纹美容”的主体为“宁波纹研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纹研美容公司),该公司在合同上标称“芊馥国际妊娠纹修复中心”。纹研美容公司于2019年12月17日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法定代表人吴某某,其持股比例99%,公司位于鄞县大道东段1288号1805室,于2021年3月5日注销。

  蹊跷的是,2020年7月27日,在纹研美容公司隔壁的1806室成立了宁波靓馥无纹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靓馥美容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法定代表人游某某,股东仍为吴某某,持股比例99%,这家公司于2021年3月3日注销。

  美容店服务人员为黄女士办理网贷的“即分期超G会员”APP由即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经营,该公司于2021年2月更名为上海即科智能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即科公司)。即科公司2020年10月6日提供的助贷服务为黄女士和账户管理机构盛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银金融)办理了金额为1.88万元、还款期数为18个月的贷款。该笔贷款于当年10月12日汇至纹研美容公司开户账号。

  在调解过程中,宁波市消保委工作人员与即科公司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协助黄女士按贷款合同约定退贷销账。最终,黄女士于4月8日完成还款并取得结清凭证。但工作人员试图联系吴某某,却一直联系不上。

  相邻的两家美容公司,由同一个人任大股东,注销时间仅间隔两天,且负责人一直联系不上,引起了宁波市消保委的怀疑。无独有偶,就在宁波市消保委联系吴某某受阻之际,浙江省台州市消保委也接到了多起关于台州芊馥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芊馥美容公司)的退费投诉。该公司于2019年11月7日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法定代表人梁某,其持股比例10%,吴某某持股比例90%,公司于2021年3月4日发出注销备案公告准备清算,现由于涉及多起投诉,暂缓清算注销,拟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台州市消保委同样因无法联系到吴某某,致纠纷调处受阻。

  涉及的经营者进入、退出市场频次高、时限短。宁波市消保委调查发现,被消费者投诉的纹研美容公司的大股东吴某某,在浙江省的宁波、台州、温州、嘉兴等城市,以及江苏扬州、福建厦门、河南郑州、安徽合肥等多地持多家美容经营企业大额股份,这些企业大多于2019年8-11月和2020年6-7月两个时间段成立,于2020年9月-2021年3月注销,经营时间短的不足半年。

  经营者看似正常退出市场,实则埋下纠纷隐患。吴某某持股企业普遍注册资本10万元,其持股份多为80%-99%,企业法定代表人大多未由其担任。上述企业中除温州、扬州芊馥美容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台州芊馥美容公司拟列入经营异常,嘉兴芊馥美容公司正在进行简易注销公告外,其余均已注销。然而,以宁波市为例,企业注销之后,此前预收款并未完成服务,给消费者造成损失,埋下纠纷隐患。

  预付式美容经营运作手法由圈钱跑路升级为悄然灭失法人资格。与头一天还在疯狂办卡,第二天就关门失联的经营手法不同,所涉公司正常成立与注销,然而快速、高频、短暂、多地的开业、关闭,其目的仍是蓄意设幌、圈钱谋财,但手法更隐蔽,承担法律责任与风险更小。

  未取得医疗美容资质涉嫌从事医疗美容,因法定代表人身份灭失难以对原公司定性追责。从事妊娠纹等修复,使用仪器修复之处红肿渗血,这些美容的手法与造成的后果与生活美容不同,涉嫌提供医疗美容,定性这一经营行为是否为医疗美容,需要卫健部门检查定性。然而,由于公司已注销,没有法定代表人身份,要查实定性经营行为有一定难度,要在定性基础上再追责则难上加难。

  美容与网贷风险迭加,让欠缺风险意识的消费者的权益一损再损。网贷服务链条长、地域广、风险高、代价大。作为引流的纹研美容公司注册地在宁波,助贷公司即科公司注册地在上海,金融公司盛银金融注册地在辽宁沈阳,一旦产生借贷纠纷,消费者向相关方主张权益有跨越地域的成本。美容消费本身已含的三重风险。妊娠纹修复是医疗美容还是生活美容,经营者是否具有医疗美容资质,操作人员是否取得医疗执业资格,消费者不明确、不知晓。贷款美容后,美容机构服务没有履行完就注销,消费者无法预料与防范,但仍要背负还贷责任。合同内容极其简单,缺乏对经营方的追责条款,比如服务时长、服务频次、每次结算费用与记录、如未达到服务效果的违约责任、退费约定等都没有明确,有的即使明确了,也是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义务。

  目前,宁波市消保委正积极开展后续处理,并将投诉线索提供给相关部门,开展调查处置。宁波市消保委还将为消费者提起诉讼提供帮助。www.015ss.cn